那个系列步兵

那个系列步兵

急来延予,予以手按其少腹,见其眉攒难忍之状,谓其妇曰∶此食厥证也。故往往有更变形容,改换声音,疮形紫黑,烦躁口干,随饮随渴,甚至脑骨俱腐,片片脱下,其野狼狈之状有不可以言语形容者,又将何以救之耶?

不变为痨瘵者几希矣。夫交骨不开,固是难产,然儿头到门不能下者,乃交骨之不开也,自宜用开骨之剂。

用茯苓以利水,水流而血易归经也。此方用雷丸以祛秽,又得大黄之扫除,佐之红花、浓朴等药,皆善行善攻之品,亦何邪能留于腹中,自然尽情逐下。

乘其肉肿初发,毒犹未化,急以散毒之药治之,可随手愈也。经云∶肾者主水,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,是精藏于肾,非生于肾也。

 兄问故,予曰∶此战汗也,非此则邪不能达,今无忧矣。血崩之病,正冲脉之热也。

某曰∶适承指教,足见高明,但拙荆病久,诸治无功,尊方药只三味,且皆平淡,未卜果能去疾否。夫乳属阳明,乳肿宜责之阳明胃经,而谓之肝病者,盖阳明胃土最畏肝木之克,肝气不舒,而胃气亦不舒矣。

Leave a Reply